温平笙给她一个拥抱,“谢谢啊,小兔你真是想得太周到、贴心了。”

  “跟我客气什么。”安小兔觉得这时候应该帮自家兄长说句好话,“你之前还有护肤品用,翊笙就没想到这个事;他以前是除了医学研究,什么都不太看重的人,性子挺淡薄冷漠的,不过我能看得出来,翊笙挺重视你的,我跟翊笙说了一下,他说等他回来,帮你测试一下你的肤质,然后再研制一份专属于你的的护肤品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温平笙。

  她下午随便吐槽的,没想到安小兔放心上了,还跑去跟那个男人说。

  像是看出了她的不好意思,安小兔扯开话题,又说了几句其他的,然后就回房休息了。

  一进门,就被唐聿城抱了个满怀。

  “怎么了?”安小兔笑着问他。

  他道,“在等你回来睡觉。”

  闭上灼热双眸,低下头,温热的薄唇印上她白嫩细颈,嗓音低沉而缱绻,“兔子,你好香。”

  “唔……今晚洗的泡泡澡。”她说。

  “不解风情。”他笑骂了句,一把将她横抱起来,朝身后的加大双人床走去。

  安小兔笑了,这个男人也好意思说她不解风情?

  “唐先生啊,你说我不解风情,你是不是忘了,当年一天都蹦不出几句话的人是你,你今天的油嘴滑舌和那一丁点浪漫细胞,还是本二少夫人亲手调教出来的。”

  “好汉不提当年勇。”唐聿城把她放到床上,身体欺上她,淡淡的笑容带着蛊惑人心的味道,“我说你香,不是指你身上的沐浴露香气,是指你秀色可餐,懂?”

  “秀色可餐,唐先生新学的成语?”她眼底溢着笑意凝望他。

  “早八百年前就知道这个成语了,心里也想了不少遍,今天才说出来而已。”他低头,轻咬了一下她的唇瓣。

  安小兔不肯吃亏似的,回咬他的薄唇,“今天怎么就说出来了?”

  “偶然间发现的,跟你说点流氓话,身心都觉得挺刺激的。”他如实地说。

  说点荤话调戏自家老婆,感觉打开了新世界大门。

  “你这话,让我想起电视上演的,恶霸二世祖强抢良家妇女的画面。”安小兔觉得这个男人越来越坏了。

  唐聿城笑而不语,大掌伸进她的浴袍里。

  安小兔顿时有点儿紧张了起来,“所以,唐、唐先生,你是打算今晚耍流氓?”

  女儿出生至今,有三个多月了,他一直忍着没有在她身上泄过火,她猜想他大概是憋得慌了。

  一般生完宝宝三个月后,就可以同房了。

  “没有,再过两三个月吧,给你养半年,那时身体也该彻底恢复了。”唐聿城否定地回答。

  以前她身体不好,他一直担惊受怕的,现在即使翊笙都说了,她的身体基本恢复到以前的健康状态了,但唐聿城还是比她自己还要更重视她的身体。

  他并未想过这么快就欺负她,觉得生完宝宝后,身体再养久一些,体质会好很多。

  唐聿城把脸埋在她颈窝里,说道,“一只不会跑的、肥美的兔子就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梦醒不知爱欢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爱过才懂情浓只为原作者许微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许微笑并收藏梦醒不知爱欢凉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