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竹峰

  </p>

  “老大实在难以对付的话,我让鼠爷把他们家全都做了便是?何必苦恼至此?”韩修苦瓜脸阴沉至极,闪烁的凶光揭示他内心的不耐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你们等着我回来便是确认我对这件事的态度么?你们韩家本就特殊,你是要激起有心人连手灭了你们?”

  </p>

  躺着的段德目光平静,盯着青色深远的天空缓缓开口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怎么可能?我一个人也能抹了他!根本就不关家族的事!”

  </p>

  “是么?恒东南也可以这么想,但是我真的就只对他下手么?没有恒湘,清衡子的袒护,你让他去做件同样的事,你看他有这个胆么?”

  </p>

  “我!我不管那么多!你不做我自己去做!天塌下来有高个儿顶着!再说不管是谁想灭我韩家那就得付出代价!”

  </p>

  韩家本是天德宗开山鼻祖之一传承下来的,专司天德宗阴暗行动,包括对内!绝大部分天德宗人几乎就不知道有他们这个家族,段德也是老道告诉他的。

  </p>

  韩家并没有在天德宗宗内,具体在哪恐怕知道的人寥寥无几,不清楚他们家的实力,韩家在暗世界有着自己的势力和地位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去,可以,留下点衣物,嗯,这里画出你想要的棺材样式,到时候我给你亲自收敛,亲自打造棺材!”段德躺着的手掏摸一阵,拿出纸笔压在一旁。

  </p>

  转脸盯着一脸抑郁的韩修道:“那个给我处理雇主的是不是小雨?”

  </p>

  韩修正在犹豫间,忽闻段德问起公孙雨,脸色有些不自然,目光闪躲道:“我不知道啊,什么处理雇主?”

  </p>

  段德曲腿翻过身,以手撑着脑袋目光灼灼盯着韩修:“难不成还有不能对我说的?你们韩家机密?还是小雨自己的意思?”

  </p>

  “还有,她现在在哪?是不是潜入了丹鼎道宗做傻事去了?”

  </p>

  雇主如今还在的就剩两个炼丹师和姜离,段德猜都能猜到是他们,一直阴魂不散想要自己死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没有啊?我都不知道小雨去了哪里,老大你就不要瞎揣测了行么?”支吾半天韩修面色艰难道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约定,我只要那丫头平安就好,她来的时候什么样子你也是知道的,所以,保证她的安全情况下,我不会过问,她想做什么都可以,只要她开心就好!”

  </p>

  “还有一件事,最近我心神不宁,你们自己注意点不要出意外,恒东南的事不急,就当我知道以后给予她一段时间安心日子吧。”

  </p>

  段德的确是有些心烦意乱,一开始还以为是修为还有恒东南的事造成的,躺在悬崖上好几天总想着放空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,可是就算是什么都不想也还是莫名烦躁。

  </p>

  好歹跟着孟黄一学过一阵子卜卦算天机,这种事情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,与他密切相关的人有难!

  </p>

  他自己的命格很是奇怪,孟黄一和孟不通都曾经试着算过他,无不是吐血不止,寿元大陨,之后祖孙二人再也不敢去算段德。

  </p>

  现在虽然可以找徒弟,没用啊,自己对这方面真的是一窍不通,怎么也学不会,这种越来越近的危机感越来越近,实在忍不住的段德去了青茗峰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哦?还有这种事情么?此事我也无能为力,我亦无此天赋,若不问问你那徒儿去?”老道朝草地上练功的孟不通努努嘴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行不通,他算不了我。”段德失望的摇头道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那你还担心个屁?迟早都要发生的事,天命,懂么?就算你知道它也还是不能避免,安心等待便是,若真如你所说那就准备去处理便是!”

  </p>

  被老道轰出来的段德,想想也是,怕不是学了这些个岐黄之术有碍心绪?就算谁真的要出事他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,就像自己那几次一般,出事便是出事,算他天命难违又如何?

  </p>

  回到紫竹峰小筑后,段德掏出一大堆纸笔数据,开始研习阵法,得到的魔族基础阵法还没来得及仔细揣摩呢,这个方法百试不爽,一进入这种状态便忘却了外面一切事情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老大!!!老大!出事了!出事了!!”

  </p>

  朱胖子肥硕的身体如球般滚进紫竹小筑,段德手中之笔‘啪’折成两节,转头看到胖子手上的东西,很熟悉,他的作品之一,取材于金丹巅峰飞行凶兽的两只利爪,胖子脸色苍白,眼圈通红,缓缓递给段德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不是说普通任务?嗯?人呢?”

  </p>

  “就剩下这个,一同执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蛮横的屠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爱过才懂情浓只为原作者义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义冢并收藏蛮横的屠夫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