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时拿到钱的朝廷,也开始了以往的套路,文官们可以有资本说一些场面话,轻徭薄赋与民休息的官话多了起来。

  </p>

  朝堂上今天免了四川的两赋,明天减了两江的经制钱,不同地方的官僚都在诉苦,自己的家乡都很苦。

  </p>

  短短几天,朝廷就发出了一封封减税的诏命,今年免税的额度高达一千万贯。

  </p>

  赵鼎虽然知道这是寅吃卯粮,可是减负是必须的,穷刮了这么多年,该让老百姓喘口气了。一次性刮到了五年盐税,朝廷有能力缓解一下民间的压力。至于五年后,老百姓也休息够了,家里有了储蓄,到时候在加税,也加的起。随着一封封减负诏书,从自己笔下草拟,赵鼎一点都不后悔借债,反而有些懊恼,他怎么早几年就没想到这个办法。要是几年前就能借到这么一大笔钱,国势要比现在好很多。不会有那么多士兵领不到军饷哗变,不会有那么多百姓活不下去而作乱。

  </p>

  只是闲暇时刻见到晏孝广,赵鼎依然忍不住摇头叹息。他现在已经相信,晏孝广说的他让女婿管户部,朝廷不会匮乏的说法。这么个妖孽,朝廷怎么就没早点发现,让他去做了藩镇。早几年把他笼在户部,如今哪里还会有藩镇?

  </p>

  如今这妖孽成了藩镇,可比一般的藩镇更加难制,因为他是一个不缺钱的藩镇。他今天能帮朝廷一次性借到五千万贯,想来也有办法为他的藩镇弄到同样多的钱,没准还会更多。这样的藩镇怎么制约?

  </p>

  有钱,有兵,还能打,赵鼎觉得,这比唐朝时的藩镇更难对付。大概也只有汉景帝时的七王之乱堪比了,当时的吴王刘濞大概也是这么个不差钱的藩王。但吴王刘濞却不能打仗,开战三个月就被击败。现在这个东藩,财雄势大,兵多将广,削藩?难矣!

  </p>

  宋国聚财五千万贯这件事是一件大事,世人尚意识不到其中的经济和政治意义,但最关心的军事意义,却不可能不重视。金国统治者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种情况,金太宗完颜吴乞买跟几个朝臣对这个消息很重视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宋国聚财,可是要用兵?”

  </p>

  吴乞买问道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非用兵,聚财何为?”

  </p>

  完颜挞懒皱着眉头说道。

  </p>

  “用兵,该用于何处?”

  </p>

  完颜宗干问道。

  </p>

  由于粘罕常年坐镇云中,金国朝政越来越被完颜宗干、完颜挞懒等主和派把持。

  </p>

  吴乞买问道:“会否入河北?”

  </p>

  挞懒叹道:“不怕他入河北,只怕他寇辽东。”

  </p>

  宗干点点头。

  </p>

  完颜宗干,是阿骨打庶长子,如今权势越来越高,因为他收养的儿子完颜亶被立为谙班勃极烈,也就是金国储君。三年前,原本的谙班勃极烈,阿骨打和吴乞买的弟弟完颜斜也病死。储君人选在阿骨打的长子宗干,吴乞买的长子蒲鲁虎和阿骨打、吴乞买的堂弟粘罕之间争夺。

  </p>

  女真人实行贵族议政,当时所有权贵都返回上京,争执不下。宗干以自己是太祖长子为由,蒲鲁虎以自己是太宗长子为据,粘罕则仗着功高为凭。粘罕说他在兄弟中年最长,功最高,应该立他。但粘罕的身份很难服众,因为他不是完颜嫡系血脉,他爹不过是阿骨打从兄弟,是阿骨打的阿里喜。但因为足智多谋,充当国相身份,粘罕则有勇力,南征北战,灭辽灭宋,立下大功。

  </p>

  最后三方争持不下,吴乞买也无法定计,在互相妥协之下,宗干先让步,提出让太祖嫡孙完颜亶为谙班勃极烈,这才让众人接受。因为当时完颜亶才十岁,粘罕功高盖主,但身份不够,立一个幼主容易掌控,对宗干来说完颜亶是他弟弟,也是他养子。最后等于宗干和粘罕联合压制了蒲鲁虎,哪怕蒲鲁虎的父亲就是当朝皇帝吴乞买,他们父子俩也只能默认。

  </p>

  这次争位,像极了他们的后辈,八旗制度下的满清争位,功高震主的多尔衮兄弟和皇帝长子豪哥相争,最后便宜了一个年幼的皇子福临。

  </p>

  因为这次争位,让女真权贵之间开始分裂,宗干很快就跟挞懒成为同盟,蒲鲁虎也深恨粘罕,粘罕渐渐被排挤了出去。名义上粘罕还是攻宋的主帅,坐镇云中地区。但接连数年都不在执掌军权,前线指挥权被完颜宗辅和完颜娄室牢牢控制在手里。粘罕希望南下攻宋,朝廷里就以耶律大石未除,让他继续坐镇云中,将他牢牢按死在这个地方。

  </p>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宋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爱过才懂情浓只为原作者狂人阿Q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狂人阿Q并收藏宋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