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 />
  太医大喜的行礼,道:“谢官家。”

  赵煦给高太后喂药,好一阵子才喂完,给高太后擦着脸,与周和道:“累了一天了,歇一会儿吧。”

  周和哪敢大意,陪着小心的道:“小人不累,倒是官家还请注意龙体。”

  赵煦不管他什么心思,给高太后收拾好,就坐在床边静等着。

  ‘经过一晚上的发酵,外面会做什么反应呢?’

  赵煦很期待,他不怕外廷有动作,就怕他们没动作!

  赵煦让人拿来一本书,坐在床前,一边看着一边等着。

  很快,辰时过半的钟声在宫里响起。这个钟声,一般是紫宸殿开朝,群臣入殿的钟声。

  赵煦忽然歪了歪头,看向周和道:“今天是不是应该开朝?”

  周和现在最怕赵煦的声音了,听着就提心吊胆,慌忙侧身,道:“回官家,理应是,只是娘娘病了,所以取消。”

  赵煦一脸言之有理的表情,道:“取消,是不是应该朕来决定?就算政事堂要取消,最起码也要通知朕一声吧?要不是朕担心祖母,岂不是又要在紫宸殿等半天?”

  周和低头,大气不敢喘。

  这位官家上次在紫宸殿坐半天,送走了三相之一的枢密使韩忠彦!

  旋即,赵煦就轻笑了一声,继续低头看书。

  又过了小半时辰,陈皮端着十几道奏本进来,瞥了眼周和,来到赵煦身旁,压低声音道:“官家,刘世安等人的请罪奏本上来的。另外,宰辅告假了。”

  赵煦本来已经准备拿奏本的手一顿,目中微闪,道:“吕大防,告假了?”

  陈皮又看了眼周和,道:“是,政事堂那边刚刚收到文书,一并送来了。”

  赵煦抬头看向盘子,果然第一道就是‘告假信’,拿起来翻开看去。

  只见是吕大防之子代笔所写,言称其父‘偶感风寒,卧床不起,不欲误事,特请告病’。

  赵煦看着这道请假信,心里思忖片刻,拿起刘世安的‘请罪疏’。

  赵煦刚看几眼,眉头就不断的跳,神情晦涩。

  这里面的内容是‘臣,用心于事,唯谨唯德,夙兴夜寐,不敢或怠,法度为本,纲纪于上,潜心与内,忘乎于外’……

  大概意思,就是臣刘世安一心用事,通宵达旦,从来不敢懈怠,尊法度,守规矩,全身心扑在政务上,没有了其他爱好……

  这哪里是请罪,完完全全是在给他自己表功,邀功!

  赵煦鼻子喷出两道气,强忍怒意,打开第二道,接着第三道,第四道!

  内容大同小异,全部都在说他们恪守本分,一心为国!

  赵煦想着那刘世安上次是青楼的事,要说没有猫腻,鬼都不信!

  “好啊,好嘛,朕让他们请罪,跟着邀功讨赏来了,还真是我大宋的好官!”

  赵煦越想越气,旋即冷笑道:“不是邀功吗?好!朕给你们机会!陈皮,拟旨,以未得朕允许,擅自不朝为由,斥责政事堂‘枉顾法纪,目无君上’,命政事堂集体到垂拱殿前跪着!”

  周和跟在高太后身边多年,听着赵煦的话就微微低头,眼神凝重。

  赵煦这道旨意,可能会严重打击吕大防这个宰执的威信,并且向朝野传递更为清晰,明确的信号。

  陈皮当即应声,就要去准备。

  赵煦抬手拦住他,自语的道:“还不够。那个刘世安,擅闯皇门,根据规矩,怎么处置?”

  陈皮连忙道:“杖责六十。”

  赵煦双眼半眯,道:“那就押他到垂拱殿前,当着政事堂那些人的面。”

  陈皮迅速会意,道:“小人这就去调派皇城司拿人。”

章节目录

宋时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爱过才懂情浓只为原作者官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官笙并收藏宋时风流最新章节